电商脱贫“菏泽样本”:山东最穷市的逆袭路

www.12bet.com

2018-10-03

(图说:为了鼓励村民们发展农村电商,镇里给淘宝店主奖励电脑,苏永忠亲自把电脑送到他们家里。

)  电商带火了快递,几家快递公司商议着垄断价格。

苏永忠从省里引入18家新的快递公司,垄断不攻自破。

  大集的电商发展起来了,但当时有人质疑苏永忠“不务正业”,并给他取了个外号——“电商书记”。

  “不务正业“很快变成了“大集经验”。

  2014年10月,时任山东省长的郭清树提出“大集镇的经验表明,落后地区在工业化、信息化融合发展的条件下,也可以实现跨越式的产业进步和经营模式转型”。

  2015年,苏永忠履新菏泽市商务局总经济师,主抓菏泽全市的电子商务。 他将电商视为中国第三次经济改革,“第一次是改革开放,深圳抓住了机会,第二次是开放金融市场,上海实现了崛起,现在终于轮到我们了”。

  目前大集的表演服饰公司已达1600余家,年产值60亿元。

每天网售表演服饰750万套以上,快递包裹单日突破20万单,“六一”单日销量超过5亿元。   大集也成了整个菏泽唯一实现逆生长的村庄,2013年前户籍人口还不到4万,如今就业人口超过了10万。

  被误认为回村搞传销的村小二  当淘宝店在菏泽等中国广大农村自发涌现时,以阿里为代表的电商平台也开始主动“进村”。

  2014年,苏永忠敲锣打鼓给淘宝店主送牌匾时,阿里提出了乡村战略,作为其未来20年三大核心战略之一。 同一年,阿里启动农村淘宝项目,开始在全国推行“千县万村”计划。 该计划打算投入300亿元建一千个县级运营中心,十万个村级服务站。 每个村级服务站,会招募一名“村小二”。   菏泽是首批和阿里展开农村电商战略合作的县市。

2015年,菏泽和阿里签订战略合作协议,全面试点“千县万村”计划,向全市招募村淘合伙人。

  这轮招聘在菏泽掀起了一波返乡潮。

尽管录取率只有5%,但有2500多人报名。

其中返乡青年占到了75%,拥有大专级以上文凭的村小二占了一半以上。   程亚彬就是其中之一。

成为村小二前,他在太原富士康工作,是生产线上的一颗螺丝钉,总想着有一天能回老家找到好机会。

  有一次,他给家里买液晶电视,发现网上只要2300元,但在村里去线下店买要3000元。

正好赶上农村淘宝在菏泽招募村小二,他觉得是个返乡创业的好机会,于是应聘成了村小二。

  开业那天,邻居老五来店里转了一圈。 “开了店面挂了招牌,却没有货”,老五一脸狐疑,“你这是空手套白狼啊?”有村民更直接,“程亚彬是个骗子,“回村搞传销来了”。   小二们要对抗的是整个村庄的思维和消费惯性,他们需要一个正名的机会。 程亚彬没有等太久,一位大妈抱着试一试的心态,订了一双防臭鞋垫,付了一块钱后还享受了4毛优惠。 大妈群体口口相传,程亚彬很快在村民间赢得信任。 作为村里购物主力,大妈群体小到锅碗瓢盆,大到冰箱彩电,都在村淘点下单。

  在村小二袁春丽印象中,60岁以上的农村大妈是最难打动也最重要的客户,她们购物比较在乎价格,但也重视品质。 只要获得她们的信任,就有了一群免费给自己做广告的群体。

  有一次,一个小伙想通过袁春丽在村淘上给瘫痪在床的老父亲买一个护理床。 尽管网上比县城便宜三分之一,但老母亲还是闻讯赶来把儿子拉回家。 最后小伙偷偷在村淘下单,到货后老太太松了一口气,“跟县城里的一模一样”。

  用了很久后,护理床的把手坏了,袁春丽联系厂家免费换了新把手。 这对老太太冲击很大,此后任何东西,她都先问问“网上有没有?”  电商脱贫见实效  村民通过农村淘宝享受了网购便利后,开始有了更多期待。 几乎每一个村小二都会遇到村民询问“能不能帮忙在网上卖东西”。

  2017年9月,菏泽大蒜丰收的季节。 冯桥村的村小二刘洪亮接到外地朋友的电话,“超市里的大蒜已经涨到十块钱一斤了”。 他很快算了一笔账,“大蒜成本每斤一块钱,包装一毛钱,快递费折算下来每斤最多2块,即使定价5块钱一斤,价格只相当于超市的一半,所以利润很丰厚。

”  于是刘洪亮通过网店帮村民卖大蒜。

第一个星期,订单量就到了两千,三个月时间刘洪亮卖到了村淘平台同类产品第一名。

很多人纷纷效仿,于是当地大蒜的收购价抬高了一毛钱,蒜农得利。   2017年冯桥村的30个贫困户都脱贫了,其中有10人是刘洪亮大蒜车间的工人。

“每个人领了两万多块钱工资,一次性就实现了脱贫”,刘洪亮说。

  刘洪亮开了一家电商公司专门给农民卖农特产品,公司取名“广航”,意思是广阔天空任我航,吸引了四位年轻返乡青年加入。   村小二还会招募一些“淘帮手”来一起拓展业务。

孔楼村的村小二刘庆乾,就从当地福利院里招募了一位残障人士作为自己的“淘帮手”,平时收发一些快递。

  当村淘走通了品质网货下乡和农特产品进城的双向供应链后,电商开始助力当地脱贫。

  在菏泽,村小二成为时髦的职业,而淘宝则成为财富的同义词。 淘宝宾馆、淘宝KTV、淘宝豆捞,连街边快餐车都取名“淘宝快餐”。

淘宝甚至改变了菏泽人的婚俗,房、车已经过时,最体面是陪嫁两个天猫店。   六一儿童节是大集演出服饰最重要的销售旺季。 于是很多地产项目特意选在六一后开盘,为的就是等一等赚得盆满钵满的淘宝店主。